由于比赛场地损毁严重,这一战的休整时间,倒是延长了不少,也给了十强选手更长的调整时间。

擂台之后,那座落日之门,光华大作,似乎是感应到本届落日天选力量层次较之上一届大幅提升,整个擂台的坚固程度以及防御结界的强度,都提升了不少。

约莫一个时辰后。

“下一战,拓跋烟对战傲绝!”

傀儡裁判,面无表情的宣布了下一场比赛的对战名单。

“傲绝?”

拓跋烟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想不到自己十强赛的第一战,就遇上了傲绝这样强劲的对手。

凌峰看了拓跋烟一眼,淡淡道:“烟儿,尽力就行。”

拓跋烟点了点头,虽然她在辉月圣姬的指点之下,激发出了玄阴之体的潜能,实力突飞猛进,但是与傲绝这等强者战斗的经验终归还是太少了。

嗖!嗖!

两道身影,掠上擂台。

傲绝深深凝望拓跋烟一眼,不无忌惮,沉声道:“拓跋烟师妹,请吧,傲某倒是想领教一二,是不是,你也具备顶级天骄的战力!”

逆光小清新长发美眉大胆诱人私房写真

东灵仙池,接连涌现出凌峰,玉玲珑这等可怕的弟子,一时间,东灵仙池的综合实力,几乎上升到了一个令人几乎无法看透的程度。

拓跋烟更是辉月圣姬的亲传弟子,又身兼三相天龙的气运之力,实在让傲绝不敢小觑。

毕竟,那公孙龙就是因为大意,才被玉玲珑一招击退,阴沟里翻了船。

“九霄龙吟惊天变!”

一开始,傲绝就爆发最强气血之力。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一招将拓跋烟震退,免得给拓跋烟任何可趁之机。

毕竟,与凌峰一战,他消耗不小,即便中间休息了一段时间,也并没有恢复巅峰战力。

在拓跋烟身上,他不想耗费太多的时间。

因此,最好的方式就是,一招将其秒杀,否则,未免横生变数。

“拓跋烟师妹,小心了!”

傲绝面色一凝,气血之力,如同万丈惊涛,直冲霄汉,狂暴的气血之力,凝聚于拳锋之中,每一拳的力量,几乎可以崩碎星河。

嗖!——

众人只看得见傲绝身影定格在中央,一动不动。

可根据傲绝与凌峰一战,他们已然明白,那仅仅是速度快到极致时的一点残影,以傲绝的肉身强度,早就已经可以力破虚空。

果然,电光火石之间,傲绝的真身,就已经欺至拓跋烟面前,一拳向着拓跋烟小腹处,重重轰去。

辉月圣姬,擅长魂道秘术以及操控寒月之力,拓跋烟作为她的弟子,应该也和辉月圣姬是差不多的。

这类修士,最怕的便是与敌人近身作战。

台下观众,不禁一阵惋惜。

就拓跋烟那小身板,若是挨了傲绝一拳,这一战,只怕立刻就要结束了。

轰!

恐怖的力量,裹挟着粉碎虚空的神威,毫不留情的轰杀而出。

反正有傀儡裁判在关键时刻,必定会出手,拓跋烟顶多也就是受些重伤,不至于危及生命。

为了避免阴沟里翻船,傲绝也只好以大欺小一次了。

毕竟,他已经输给了凌峰一次,每多输一场,他的排名就会下跌一位。

云罗圣地,已经没有更多退后的余地了。

一旁的傀儡裁判,果然身子晃动一下,似乎要准备出手救援,但不知为何,又停下来。

咔擦!——

一声寒冰碎裂之响,取代了众人想象中拓跋烟惨哼的声音。

定睛望去,只见拓跋烟素手一抬,以自己为中心,三丈之内,数化为坚硬无比的冰凌,连同她自己也被冻结在其中。

而傲绝的一拳,令得巨大冰块咔擦咔擦裂开,最终轰然破碎。

可巨大冰块,将这一拳的绝大部分力量化解,仅有极少一部分被拓跋烟承受。

轻哼一声,拓跋烟毕竟从未涉猎过炼体一道,身娇体弱是她最大的短板,即便是傲绝一拳的残余威力,依旧带着可怕威力。

可尽管俏容惨白,但其玉容之上,依旧带着一缕喜色。

看样子,自己所操控的寒月之力所形成的护盾,勉强倒是可以抵抗住傲绝的力量。

“玄阴之体,果然厉害!”

长老席上,五雷圣地和云罗圣地两宗高层长老,面面相觑,想到连辉月圣姬那个可怕的女人也有了亲传弟子,心中就一阵暗暗叫苦。

若是等拓跋烟也成长到辉月圣姬的那种程度,其他两宗,恐怕就更是被压得抬不起头来了。

凌峰亦是微微眯起双眸,虽然拓跋烟所操控的寒月之力远远不及辉月圣姬,不过总算也初具一些威能。

他与傲绝亲身一战,很清楚傲绝在施展“九霄龙吟惊天变”之后,力道是何等的恐怖。

如果拓跋烟的冰晶护盾可以抵抗住傲绝的拳头,那么,至少也能抵挡得住自己在不施展《圣灵诀》情况下,八十龙力的破坏力了。

所以,即便拓跋烟从未修炼过锻体术,有这一层防御,也足够自保了。

想到这里,凌峰不禁都有一些羡慕拓跋烟了,得辉月圣姬指点一年,拓跋烟成长的速度,甚至不在自己之下。

不过,这种情况,实属罕见,毕竟拓跋烟和辉月圣姬都是玄阴之体,这种体质,百万中无一,拓跋烟能够拜同样体质的辉月圣姬为师,的确是她的造化。

擂台之上。

傲绝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拓跋烟一眼,果然,这个女人,也不可小觑!

这一届,东灵仙池晋升前十的弟子,都是怪物啊!

石浩轩强悍也就罢了,凌峰将自己击败,玉玲珑和叶霆几乎打成平手,而这个拓跋烟,居然也强悍至斯!

相比之下,原本号称是东灵仙池第二高手的顾长风,表现貌似显得就相当平庸了。

拓跋烟清叱一声,娇喝道:“师兄小心了!”

傲绝瞳孔一缩,心中暗呼不好,下一瞬,脚下猝然出现一根三丈冰凌!

脸色微变,傲绝连忙催动滚滚气血之力,立即灌输脚底。

咔嚓!

咔嚓!

冰块碎裂之音,不绝如缕!

傲绝一脚点地,恐怖气劲荡开,将拓跋烟的寒月冰晶,尽数粉碎。

不过,他本人也被接二连三的冰凌,不断逼退,又和拓跋烟之间拉开了距离。

虽然有冰晶护盾护体,拓跋烟也不敢给傲绝近身的机会,她所擅长的作战方式,还是依靠寒月之力和神魂攻击,进行远程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