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对于眉千笑来说是一个不得不感到敬畏的名字。

从他师傅中了暴雨梨花针之后隔三差五拉屎都能拉出银针后,眉千笑就没办法不对唐门抱有深深的敬畏之感。

这位古色古香比柳悄悄还要显得傻乎的姑娘,竟然是唐门的人,出乎眉千笑的意外。唐门地处蜀中巴山,那边地域的妹子大多性格火辣开朗主动,见到这好似江南柔情似水的佳人,还显得呆,眉千笑一下子竟然看走眼了,没能和唐门连上线!

唐门出品,是人间大杀器,浑身上下都藏着外人所不知的暗器,随时可要人命。眉千笑不想招惹上大麻烦,抄起自己的腊肠在对方那双透露着疑问的动人美眸中急忙退开,权当自己认错人了。

扭头一看,那边和掌柜弄好下榻事宜的人也走了过来,脱下宽厚的披肩。

那是一位男子,也穿着黑色的布衣,款式和石玲珑身上穿着的差不多。一头长发绑了个和平日眉千笑头发类似的高马尾,五官端正,长得也算俊朗,身高体长,不过稍矮眉千笑一点。那男子也和石玲珑类似,一双剑眉松散,双眼空洞,好似找不到聚焦点一样呆滞。

这就对了!

眉千笑一下子想起来,这就是唐门的特征!

总是一副傻愣的样子,那不是走神,是真的呆!

他和师傅大约研究过,他师傅得出结论,唐门弟子部这个模样肯定是因为都练暗器练傻了!

这可不是他那毒舌师傅乱说,是有事实根据的。唐门精通暗器和练毒,随便算下来,唐门弟子要掌握的有一千五百多种暗器,三百六十多种毒。别以为夸张,这就是中原第一暗器门派的水平,不是开玩笑的。

单说唐门暗器最高深的一套《暴雨梨花针》武功,别看用的都是银针,这里头就涵盖了一百多种不同的银针。银针长短粗细各有细微差别,便要算做不同的暗器种类了,因为落在唐门弟子的手里能发挥出不一样的效果。一招暴雨梨花针挥洒出来,各种不同尺寸的银针各司其职,涵盖漫天,快慢弧度针对的穴道都有讲究,乃是中原一绝。否则他师傅怎么会败得那么惨。

大长腿白袜子女生逆光拍摄唯美写真

不过《暴雨梨花针》这套绝学不是谁都能掌握的,没十多年的修行,连基础的《梨花针》都未能好好把握,目前只有唐门长老还有掌门能使出这套绝学,这一代弟子尚在研修之中。

但唐门又不只有一套《暴雨梨花针》可怕,多得是精妙的暗器招数呢。

那么多的暗器和毒,单单要熟记就已经严重耗费脑力,更别说好好掌握……所以眉千笑是十分赞同他师傅的结论,唐门弟子总是一副呆呆的模样,约莫是练功练傻了。

走过来的那男子,眉千笑发现自己居然认得!

当初他师傅上唐门偷秘籍,他有在一旁当吃瓜群众,那时不少唐门弟子也在现场,其中就有这一位……唐通!掌门唐傲的儿子,唐门这第十九代弟子中的大师兄!

糟糕,他可见过自己的脸!眉千笑退得更急迫了。

姜譲这时冲了出来,撞开眉千笑,没想到正巧把眉千笑往唐通那头撞去!

我去,姜譲你阴老子!眉千笑照着唐通的正面就扑过去了,堂堂正正得连躲都没地方躲!

姜譲来到石玲珑身前拱了拱手,被上百贼人围困都不会皱一下眉的他样子有些拘谨:“石姑娘晚上好,在下姜譲,好久不见!”

眉千笑闻到了八卦的味道,看这姜譲的样子,分明就像个情窦初开的青涩大龄男青年……

不过现在他自身难保,先躲过这一关再说,心中考虑是直接把唐通扑倒还是来个双龙戏珠戳唐通的眼睛。就在这一刻,却听到了让眉千笑心中响起丧钟一般的轰鸣,那是一种比死了还难受的同情感……

“哦,原来是姜譲……姜譲是哪位?”

啊!传说中的“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好人卡的终极形态“老娘压根不认得你是谁”哇!

眉千笑一分神,忘了自己争危在旦夕,直直扑入唐通的怀抱。

唐通哈哈大笑一声,热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细细盯着眉千笑看:“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这位兄弟真是热情啊!不过,你是哪位?”

额……哥蒙着脸,他认不出也正常。眉千笑想不到没被认出来,自己心中竟然有那么一丝落寞。哥难道气质那么平庸,当年在唐门闹了那么大的事情也没能认出他是那个老混球的徒弟?

唐通和眉千笑打完招呼后,又来到石玲珑身旁,拍了拍姜譲的肩膀说:“师妹,他是姜譲啊,你忘了吗?”

“大师哥,你记得?”

“哈哈哈,当然……不记得啊,你也知道,师哥有点儿脸盲症,记性也不大好。”

你他喵有病啊!不记得跑来蹭话做啥,给姜譲造成二次伤害吗!

“也对。不过我也有健忘症啊,所以不大记得了,只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啊哈哈哈……”

嗯,唐门上下果然都练功练傻了,眉千笑朝这两师兄妹投去怜悯的目光,年纪轻轻没想到竟然是一双傻子。

脑容量用去记暗器,对于其他事物确实会造成一定影响。姜譲,你节哀吧。

“石姑娘,姜某曾因坪山一起灭门惨案求助唐门,唐门唐帮主特派你来助姜某破案,三天不眠不休研究作案的下毒手法。后来每隔数月,只要姜某路过巴山,都会上唐门找石姑娘叙旧,石姑娘忘了吗?”

原来还有这一出!!!

眉千笑瞪大了眼睛,姜譲原来不是没有私情,只是勾搭的美女级别太高了一些!

这就有许多东西眉千笑都想通了。

难怪在敦煌的时候,姜譲碰到封山教一行人假装唐门一下子就能分辨真伪,敢情人家和唐门私交甚笃。不过连人家唐门的人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拱卫司的友人就是了。

“姜大哥,原来是你啊!我记起来了。”

好可怜!美女这才终于记起这个见了数次面的姜譲啊!天底下最可怜的事情莫过于此啊!!

石玲珑笑起来好似天上繁星一起眨眼睛,灿烂之余,还有一股柔情蜜意甜入心头。姜譲一下子脸就红了,大巴掌不断摩挲自己的后脑勺。

还是眉千笑看不下去,给他们一人拉开一张椅子,招呼他们坐下,还帮唐门两位漏夜赶到的唐门师兄妹喊了两份宵夜驱寒。

“店小二,麻烦我的腊八粥加辣。诶,你的打扮好有趣,好像米希尔那边的死人哦。”

“好勒!”眉千笑泪流满面地退下,不过一转眼,石玲珑就把他给记成店小二了。

“哥只能帮你帮到这了。”做完这一切,眉千笑挥一挥衣袖,深藏功与名,回自己那一桌坐下,顺便看看事情将会如何发展。

但这一回头,立刻和一双苦大仇深的眼神对上。

“你个猥琐色狼多管什么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