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

“先生们,”旗卫队师师长约瑟夫.迪特里希是一个狠角色,正是在他的带领下,旗卫队师才从一支花瓶部队,变成了德军中一支勇猛凶悍的劲旅,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他的心里也窝了一肚子火。他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向豪塞尔将军报告此事之前,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俄国人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搞清楚他们的去向后,我们立即追上去将他们打垮,为我们这些死难的官兵报仇。”

“根据他们前期的活动特点,我判断他们肯定去了伊久姆。”帝国师长瓦尔少将说道:“我看我们向北推进,就一定能发现他们的行踪。”

希蒙上校作为三人中军衔最低的一位,他等两人说完后,才谨慎地说:“两位将军,据我所知,和我们对阵的俄国指挥官索科夫,是曼斯坦因元帅一再提醒我们要当心的人。因此我觉得他撤退的方向,也许是不会向北。”

“不是向北,难道会向东吗?”迪特里希怒气冲冲地说道。

“将军阁下,我觉得这种可能是完存在的。”希蒙上校向迪特里希解释说:“他们只需要向东北移动三十多公里,就能与他们的西南方面军汇合。假如他们真的还实现了汇合,我们要对付他们的难度,就会成倍增加。”

“俄国人的人数再多,又有什么用处呢?”迪特里希不屑地说:“别忘记了,在过去的半个月中,我们三个师消灭了俄国人多少部队。我不相信天下还有哪支俄国部队,能挡住我们三个师的联合攻击?”

对迪特里希这种自傲的说法,不管是希蒙上校还是瓦尔少将,脸上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远的不说,索科夫就靠一个近卫第41师,便把自己三个师耍得团团转。若是他手里的部队多一些,那么吃亏的也许就是自己了。

虽然希蒙和瓦尔的心里都有想法,但大家如今都是一伙的,自然不能说出来伤害彼此的感情。瓦尔少将小心翼翼地说:“迪特里希将军,看我们是否应该向东派出搜索部队,去寻找俄国人的下落呢?”他的话说完后,就目不转睛地盯着迪特里希,看他有什么反应?

迪特里希的心里也明白,如果是其它的俄国部队,这么摆了自己一道后,肯定会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向伊久姆的方向运动。但此刻自己面对的敌人,是令曼斯坦因都头痛的索科夫,他采用的战术,肯定会是出人意料的。

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对瓦尔少将说:“瓦尔少将,请立即派出侦察兵,乘坐摩托车向东运动,去寻找俄国人的下落。一旦掌握了俄国人的行踪后,我们三个师就一起赶过去消灭他们。”

瓦尔少将的侦察兵刚派出没多久,豪塞尔就乘坐装甲车赶到了巴尔文科沃。看着满地的尸体,他有些恼怒地问来迎接自己的三位师长:“先生们,我想听听们的解释,为什么我军在这里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伤亡?”

清纯鹅蛋脸美女

“将军阁下,”迪特里希等豪塞尔说完,连忙辩解说:“我们的部队和索科夫的精锐部队遭遇了,他们拥有很多新式武器,不光可以大量地杀伤我们的士兵,还能轻松地摧毁我们的坦克。我们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才造成了如此惨重的伤亡。”

听完迪特里希的辩解,豪塞尔不说话了。他早就听说,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保卫马马耶夫岗的部队,就拥有一种杀伤力极强的新式武器,可以在任何地方攻击己方的重要目标。昨天德意志团的团部覆灭,据说就是遭受到了这种武器的攻击。

想到这里,豪塞尔忍不住抬头朝天空看了看,担心此刻会不会有类似的火箭弹朝自己飞过来,然后把自己所在的位置炸成了一片火海。好在四周静悄悄的,根本没自己担心的那种武器出现。他稍稍感到心安后,对众人说道:“们知道索科夫的部队,去了什么地方吗?”

“报告将军阁下,”瓦尔少将上前报告说:“我已经抽调了装甲侦察营的侦察兵,乘坐摩托车,朝着北面和东面去进行搜索,搞清楚俄国人的去向。”

见自己的部下到此刻居然连俄国人的行踪都没有搞清楚,豪塞尔的心里很是愤怒。不过考虑到自己的部下刚打了败仗,假如当众呵斥他们的话,肯定会对部队的军心产生不利的影响,因此话到了嘴边又变了:“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准确的答复?”

“将军阁下,我派出的都是最精锐的侦察兵。”瓦尔少将回答说:“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为我们提供准确的情报。”

“最短的时间?”豪塞尔把瓦尔少将的话重复一遍后,追问道:“瓦尔少将,我希望能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

豪塞尔的话把瓦尔少将问住了,他说自己的侦察兵很快就有侦察情报传回来,不过是习惯的说法,哪知道豪塞尔会当真,还一本正经地追问准确的时间,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

就在这时,他手下的一名军官从不远处的装甲车里走出来,向他报告说:“师长阁下,后卫部队有情况要向您报告。”

“后卫部队?”听到军官这么说,瓦尔少将不禁满腹疑窦,后卫在这种时候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呢?他来到装甲车旁,接过通讯兵递给自己的耳机和送话器,大声地说:“我是瓦尔少将,们后卫发生了什么情况?”

“师长阁下,”给瓦尔少将打电话的,是德意志团的一名副团长,由于该团损失惨重,因此瓦尔少将让他们担任后卫。此刻这位副团长语气焦急地说:“我们遭到了攻击,重复一遍,遭到了俄国人的攻击,我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中校,”瓦尔少将打断了对方的话,反问道:“告诉我,有多少俄国人在进攻们?”

“师长阁下,人数很多。”中校副团长慌乱地回答说:“据我估计,他们至少有五六千人。”

“什么,有五六千人?”听到副团长的报告,瓦尔少将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在们的附近怎么可能冒出这么多的俄国人,我觉得一定是搞错了。”

“没错,师长阁下。”副团长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报告说:“我通过望远镜观察过,俄国人是从几个方向同时向我团发起进攻的,我们根本挡不住他们,假如您再不增援,我们就有军覆灭的危险。”

“什么,从们的后卫冒出了几千俄国人?”豪塞尔走过来时,正好听到了瓦尔少将和副团长的对话,他吃惊地说:“他们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为什么我们的侦察兵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难道他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豪塞尔将军,”迪特里希略一思索,立即想到了一种可能,便对豪塞尔说:“遭到我们攻击的近卫第41师,借助夜色的掩护消失了,我看可能就是摸到帝国师的后方去了。”

“这怎么可能呢?”瓦尔少将对迪特里希的说法表示了质疑:“从这里到我师的后卫,足足有二十公里,俄国人是怎么过去的,难道他们是飞过去的吗?”

“我现在想来,俄国人可能在天黑之后,就开始向师的后方推进了。”迪特里希向瓦尔少将分析说:“到现在,正好赶到们师的后卫所在地。”

“我同意迪特里希将军的说法。”希蒙上校也附和道:“我觉得俄国人的主力,应该是在天黑之后,就朝着帝国师的后方前进了。”

“可是我们的部队,不是一直都在和俄国人交手吗?”瓦尔少将心有不甘地说:“他们怎么可能在天黑之后,就立即朝着我师的后方前进了呢?”

“瓦尔少将,难道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迪特里希提醒他说:“和我们两个师交火的俄国部队,其实只是索科夫留下断后的小部队,他趁着我们三个师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到巴尔文科沃的机会,偷偷率领师的主力,绕到们师的后方,对后卫部队发起了突然袭击。”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迪特里希见瓦尔少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没好气地说:“当然是立即派部队回去救援,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后卫部队被索科夫消灭啊。”

“对,我要立即赶回救援。”瓦尔少将说着,不等豪塞尔说话,便开始向自己的部下发号施令:“各团立即调头向南,赶去救援我们的后卫部队。”

“迪特里希将军,”趁着瓦尔少将调兵遣将的工夫,豪塞尔对迪特里希说:“立即派出元首团,随帝国师一同拿下,去消灭偷袭后卫部队的俄国部队。”

“将军阁下,”对于豪塞尔给自己布置的命令,迪特里希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谨慎地说:“您真的觉得,我们现在调头去救援帝国师的后卫部队,还来得及吗?”

“不管怎么说,帝国师也是我军中最精锐的部队之一。”面对迪特里希的质疑,豪塞尔自信地说:“别说几千俄国人,就算是几万俄国人,我相信他们也完有能力坚持住,直到我们的增援部队赶到。”

“好吧,将军阁下。”虽然迪特里希的心里觉得此刻就算派出部队去救援,恐怕也赶不及了,但既然是豪塞尔下达的命令,自己却不能违背,只能无奈地说:“我立即回去布置,让元首团跟着帝国师赶去救援他们的后卫部队。”

跟着迪特里希一同离开的希蒙上校,趁着豪塞尔和瓦尔的注意力没在这边时,低声地问:“将军阁下,觉得们此刻南下,真的赶得及救援帝国师的后卫部队吗?”

“假如攻击帝国师后卫的是俄国的其它部队,那么别说现在出发,就算再晚上几个小时,也是完来得及的。毕竟我都和俄国人打过仗,知道他们的战术呆板,为了拿下一个目标,可以不厌其烦地发起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迪特里希叹着气说:“可惜如今进攻他们的部队,是索科夫指挥的,他发现一个地方的进攻不顺利,就会换个新的地方继续进攻,他这种战术让我们防不胜防。”

半个小时后,重新完成集结的帝国师,调头南下,赶去救援遇袭的后卫部队。而随他们一同前往的,还有隶属于旗卫队师的元首团。在元首团出发前,迪特里希专门把团长叫到一旁,叮嘱他说:“上校,索科夫的诡计多端,们这次赶去救援后卫部队,要提防在半路上遭到他们的埋伏。”

“师长阁下,”元首团团长有些惊诧地说:“俄国人也懂得在半路伏击我军吗?”

“上校,我只能告诉,大多数的俄国指挥官,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学会伏击这个战术,他们只会呆板地和我军打阵地战。可是这次面对的对手,是俄国部队里最令人头痛的索科夫,所以保持足够的警惕,是完有必要的。”

“我明白了,师长阁下。”能当上元首团团长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笨蛋。他听迪特里希这么一说,立即意识到自己的部队在行军过程中,有可能会与俄国人遭遇,他连忙向迪特里希保证:“我会派出先头部队在前面探路,大部队跟在后面缓缓而行。既然前卫遭到了俄国人的伏击,我们也能尽快赶过去支援他们。”

“上校,能这么想,就对了。”迪特里希微微点头,对团长说:“们团是我师最精锐的一个团,我可不希望们遭到什么损失。”

“放心吧,师长阁下。”见迪特里希对自己一再叮嘱,团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表情严肃地回答说:“我一定会把团安地带回来,您就放心吧。”说完,抬手向迪特里希敬了一个礼,拉开车门上了桶车,去追赶前方行军的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