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毅不由一怔,显然没想到,这几人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头上。

而且什么乌金血矿,他更是连见也没见过。

不过很快他便明白过来,一定是刚刚他假装发现了乌金血矿,让几人起了歹心。

“小子,识相的乖乖交出来,哥三个不想杀人。”

另一名男子警告道,一幅吃定了方毅的样子。

方毅微微皱眉,颇有些不耐,正想打发几人。

这时,赫连城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扈老大,莫非你扈家三兄弟,又想明抢不成?”

赫连城的语气透着一丝质问,还有一丝鄙视,似乎对三人没什么好感。

也难怪,这扈氏三兄弟,一直在黑海外围抢夺独行的武者,名声极差,但奈何三人实力不弱,且还习得一套合击之术,配合起来威力倍增,地丹境以下的武者,还真拿他们没折。

“怎么?赫连城,难道你还想多管闲事不成?”

居中那名阴冷男子正是扈老大,他一脸不悦,目光阴冷的扫向赫连城。

另外两名扈家兄弟,眸子里却露出一丝忌惮。

气质美女樱花树下花环白纱长裙唯美动人

杀戮之城名声在外,而且对方三人刚刚的出手,他们都看在眼中,霸道无比,即便是他三兄弟对上,恐怕也讨不好去。

“你还真说对了,这闲事赫某管定了。”

赫连城冷声道。

这话一出,他身后的师弟师妹皆是一惊,显然都没有想到他会为一名陌生人出头,不解的看着他。

就连方毅,也有些意外,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赫连城。

“哼!赫连城,莫非你当我扈氏三兄弟怕你不成?”

扈老大脸上涌现一抹怒色,不过感受到四周人群异样的目光,他只得暂且压了下去。

“扈老大,你少跟我来这套,这位朋友刚刚无意中救了赫某的师妹,赫某又岂能任由你们扈家三兄弟行凶,别人赫某管不了,但这位朋友赫某保定了。”

赫连城肯定说道,言辞间,颇有几分侠义之风。

方毅听闻,不由微微点头,心中也颇有几分赞赏,这赫连城到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扈老大脸色变幻,权衡利益。

四周的人群也在指指点点,神态间,似乎都有些鄙视。

另外两名扈家兄弟也生出退意,看着扈老大微微摇头。

扈老大自知眼前的情形讨不到好去,只得咬牙道:“赫连城,今天我三兄弟给你面子,走!”

扈老大说着,还狠狠的瞪了方毅一眼,随后转身离去。

方毅有任务在身,也不想太过高调,引人注目,也就没有阻拦。

“扈家三兄弟真不是东西,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想明抢。”

“可不是!这三兄弟仗着一套合击之术,横行霸道,没少干这种事。”

“唉!谁叫实力不如人,我们还是离他们远点。”

扈氏三兄弟走后,人群议论纷纷,显然对这三兄弟都没什么好感,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一切以实力说话,弱者只能被宰割,而强者,却可以横行无忌。

最起码在天武战场是这样。

“多谢兄台!”

方毅这时象征性的道了声谢。

“不必客气,若非朋友先前惊动了那怪兽,我师妹恐怕凶多吉少,说起来应该我们谢你才对。”

赫连城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那只是误打误撞。”方毅故作尴尬的笑了笑。

赫连城也跟着笑了笑,道:“在下杀戮之城赫连城,不知这位朋友?”

“在下易风,散人一个。”

顿了顿,方毅回道。

易风这个名字,自然是他临时取的,只是把方毅倒过来念了而已,到非他有意隐瞒对方,实在是这次的任务艰巨,而且黑狱又誓杀自己而后快。

因此,他不得不格外小心。

“原来是易风兄弟,幸会!”赫连城抱了一拳。

“我叫慕容静,谢谢你刚刚救了我。”

绿衣女子这时也客套了一句,不是赫连城提醒,她还不知那怪兽是被方毅惊动。

若是那怪兽没有被惊动,而是一直靠近,再突然袭击。

她想想都觉得心惊肉跳,背脊发凉。

“客气了!”方毅笑了笑回道。

“易风兄弟,你一个人来到这黑海?”

赫连城试探问道,看神情颇为几分意外。

“不错!”方毅点头回道。

“易风兄弟还真是艺高人胆大,这黑海可是危机重重,像扈氏三兄弟那样趁火打劫的,可不再少数,易风兄弟还需多加小心哦。”赫连城的提醒道。

“多谢赫兄提醒,易某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黑海,不是很清楚这里的情况,而且在下孑然一身。”方毅回道。

“嗯!”

赫连城微微点头,随即颇有深意的看了方毅一眼,问道:“不知易风兄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

方毅显然有些不解,不明白对方为何有此一问。

“我师兄的意思是劝你赶紧离开黑海,扈氏三兄弟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另一名男子颇有些不耐的说道。

方毅听闻,不由一怔。

“子奇!”

赫连城这时连忙制止了自己的师弟,随即看向方毅,略表歉意的说道:“易风兄弟,切莫见怪,这是赫某的师弟韩子奇,一向口无遮拦。”

方毅摇头笑了笑,表示没事。

他自然不会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中,至于扈氏三兄弟,他就更没有看在眼里了。

然而,赫连城却并不知道方毅的实力如何,只听他继续说道:“易风兄弟,我师弟的语气虽然有些失礼,但却是事实,扈家三兄弟恐怕不会轻易罢休,易风兄弟若非必要,还是趁早离去为妙。”

“多些赫兄关心,不过易某有不得不留下的原因。”

方毅连忙道了声谢,如实说道。

对方的好意,他自然不会置之不理。

“哼!什么原因比小命还重要,真是不知死活。”

韩子奇这时又冷讽了一句,不过感受到赫连城和慕容静的目光,连忙闭嘴。

“师兄,既然这样,不如让易风跟我们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

慕容静提议道。

“师姐,他……”韩子奇显然有些不愿,不过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慕容静瞪了回去。

“也好!”

赫连城听闻点了点头,不由看向了方毅,问道:“不知易风兄弟意下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