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光头青年低喝中,双手行前一推,顿时无数仙气化作絮状,仿若柳丝刹那间直奔前方那迅速临近的巨大石块而去。

但,就在这瞬间,那紫衣人眼中寒光一闪,身体外环绕的七道血剑,立刻直接有一把飞出,以闪电一般的速度,蓦然间直奔光头青年而去。

尚在途中,那血剑之上立刻涌现大量的红雾,却是“砰”的一声,居然化作一人,此人与紫衣男子相貌一模一样!

显然是一具分身!

这分身出现后,手中虚空一抓,立刻便有七道血光环绕,带着冰冷的神色,直奔光头青年而去,与其迅速的交战在了一处。

二人之间神通快速施展,传出砰砰巨响,回荡星空,却是一时之间分不成胜负!

“分身,是归海道初期!本体,是归海道中期!”王墨眼中精光一闪,眼看那石块轰然临近,歇啸子低吼中不断地后退,王墨身后虚影一晃,却是仕蟒一步走出,向前蓦然右拳轰击而去。

在仕蟒出现的刹那,那紫衣人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但其身前的第二道剑光一闪而出,在半空“砰”的一声化作分身,体外七道血光环绕之下,直奔仕蟒而去!

王墨神色冰冷,他在歇啸子背上,右手蓦然抬起,立刻无尽的雷光突然弥漫天地,阵阵轰隆隆的雷鸣中,无数雷霆凝聚,形成一道道雷线,把这四周数万里内,刹那间形成雷之地狱!

那紫衣人双目一凝,脚下石块蓦然停止前行,飘在王墨百丈外,嘴角露出寒笑,缓缓说道:“不愧是五大星域首神,这首神封号,你的确当得!”

说着,他右手在身前一挥,立刻其身前剩余的五道血光飞剑,顿时也以此人为中心,分五个方向瞬间散开。

与此同时,但见那五把血光飞剑散开的刹那,立刻一一在砰砰之声中,血雾弥漫,却是化作了五个分身!

轻盈马尾少女机灵搞怪私房照

这五个分身体外,各自都有七道剑光呼啸,每一道剑光内,都是一把赤红飞剑。

几乎瞬间,五个分身,连同三十五把赤红飞剑,蓦然散开,竖立在那紫衣人身体五十丈外,形成一个包围,四周的雷光,立刻被这些飞剑吸引,却是齐齐凝聚,但,诡异的是,所有冲击而来的雷霆,居然都是在飞剑之外盘旋,没有一道,进入五十丈内!

轰隆隆的雷鸣之声不断回荡,那紫衣人神色如常,带着一丝冷笑,遥遥的望向王墨,所有的雷光,在他三十五把飞剑以及五个身份的环绕下,部被生生的止在外围。

“你,就只有这些实力?”这紫衣人摇头,眼中露出失望。

“若你神通止于此,那么今日,你逃不出地某之手!”

王墨眼中寒光一闪,眉心之上立刻有漩涡出现,却是在刹那间,远古雷魂虚影冲出,向着天空便是一声咆哮!

咆哮之下,整个星空蓦然一变,却是有无数雷霆凭空出现,齐齐向着王墨所在之处凝聚而来,这一幕,惊天动地,雷声回荡,远远地传开,引起更多的雷霆弥漫。

仿若天劫!

那紫衣人天杀,神色一动,仰天长笑起来,只不过这笑声,却是透出无尽的寒意。

“好,这才有些首神的气势,也不枉地某亲自出手来取你之头,你若归西,可含笑自足于九泉,能被地某亲自所杀之人,每一个,均都是大名鼎鼎!”

“狂妄!”王墨神色冰冷,右手一指之下,天地之间雷霆之力,顿时数倍的浓郁起来,方圆数万里的雷霆齐齐凝聚,若是从上方看下,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数万里星空,已然成为了一片雷池。

此刻,这雷池在轰隆隆的雷鸣中,不断地缩小,疯狂的收缩,其收缩的中心,正是那紫衣人地杀所在之处!

这收缩的速度大快,更是在收缩中,引动更加惊人的雷鸣,浩浩荡荡之下,仿若星空地狱,如同末日之战!

疯狂的收缩,使得这星空中出现了大片的裂缝,往往雷霆过后,便有无尽寒风从那裂缝内吹出,这一幕,极为惊人!

雷鸣之声咆哮,收缩之速更快,好似这方圆数万里,成为了一个圆圈,此刻这圆圈越来越小,直奔中心位置的紫衣人凝聚。

随着凝聚,雷霆之力越来越浓,不断地压缩之下,到了最后,几乎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种威力,就是仿若把数万里的雷霆,不断地压缩之下,凝聚为一个点,这个点上的雷霆,可比天劫!

此刻疯狂的收缩凝聚之下,整个星空已然再无任何声音存在,就连那与光头青年以及仕蟒交战的两个分身,也是立刻退后,目露谨慎凝重之色。

几乎瞬间,数万里的雷池在不断地凝聚之下,仿若一巨浪,直接冲击在了紫衣人地杀三十五把飞剑以及五个分身形成的五十丈地界!

只听“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好似整个星空都在颤抖,数万里的雷霆压缩凝聚,最终齐齐轰击在了五十丈那些飞剑之上!

其中一把赤红飞剑,立刻颤抖中,“砰”的一声崩溃,与此同时,其余之剑,更是陆续碎裂,化作无数雷光游走的碎片直接倒卷。

并没有结束,其余的飞剑,在这惊天动地的轰击下,在这数万里雷霆凝聚的冲击中,立刻在砰砰之声下,一一崩溃!

只是片刻,三十五把飞剑部崩溃,四周的雷霆之力没有任何停顿,带着滔天的气势,直奔紫衣人地杀而去!

五十丈,只是刹那!

就在四周雷霆收缩凝聚而去的瞬间,那五个分身,齐齐化作五把赤红大剑,狠狠地刺在了紫衣人地杀身体十丈外,在它们落下的刹那,立刻便被凝聚的雷霆冲击,剧烈的颤抖起来,其内隐约传出阵阵咔咔的碎裂之声。

那紫衣人,仍然神色如常,冷冷的望着王墨,平静的说道,“的确小看了你的雷霆之力,不过,在我面前还是不够!”他说着,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多出一物!

此物是一根树枝,看起来极为寻常,但其上,却是透出一股浓浓的沧桑。

“我神界至宝之一,七宝妙树残枝,主人曾言,此物可遏制你的雷霆,且让你看看,地某如何破掉你的天雷之力!”紫衣人说着,手中枝条向前一抛,与此同时十丈外那阻止雷霆的五把赤红之剑蓦然一缩,立刻退后。

五把赤红之剑这一退,雷霆之力再无阻拦,顿时轰然凝聚,在瞬息间,便直奔紫衣人而去,但就在这一刹那,只见所有的雷霆,仿若脱离了王墨的操控,居然改变方向,齐齐向着那树枝而去。

轰隆雷鸣中,那树枝居然把这四周数万里凝聚而来的雷霆,部吸收,阵阵雷光闪烁下,站在树枝旁边的紫衣人,带着冷笑,他身边的雷霆,仿若对他视若无睹,根本就没有伤及半点,部涌入那树枝中。

这一幕,即便是王墨,也立刻面色阴沉下来。

“以你归海道初期的修为,除非出现奇迹,否则的话,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一切,该结束了!”紫衣人双眼露出杀机,一步之下,穿透了雷霆,直奔王墨而来,在他的身体外,五把飞剑呼啸,带着浓郁的煞气,直通王墨。

王墨身子后退,盯着迅速临身的紫衣人,平淡的说道,“我,给你一场奇迹!”说着,他后退的脚步下,立刻便有波纹出现,一步中,其身影蓦然消失。

紫衣人地杀一怔,眼中瞳孔一缩,体内神力迅速冲出,在身体数十丈内,形成一股风暴崩溃,但却仍然没有发现王墨的踪影。

紫衣人面色阴沉,握紧了拳头,他之前在看到王墨脚下波纹回荡的刹那,立刻便是双目瞳孔一缩,内心大吃一惊,缩地成寸!!

他知晓这神通,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王墨,居然已经明悟了这一神通,要知道他所认识的仙者中,可以施展这缩地成寸的仙者,极其少见,同阶之中,更是凤毛麟角!

这让他如何不惊!况且他得到的有关王墨的资料内,根本就没有提及此事。

几乎下意识的,他立刻神力外散,形成崩溃,但在崩溃之后,居然没有任何王墨的身影,即便是把四周天地之力搅动,也丝毫不见对方,紫衣人面色更加阴寒,却是立刻知晓,这王墨,是逃了!

怒吼中,他猛地转身,直勾勾的盯着那与分身交战的光头青年,一脸的杀气,把怒火与杀机部锁定在了光头青年身上,一步之下,直奔光头青年而去。

“你主子逃了,就拿你们开刀!”紫衣人内心很是愤怒,这种怒,更多的是一种憋屈,以他归海道中期的仙者,居然让一个归海道初期之人,眼睁睁的逃掉,但却无法追击,这种感觉,他很久都没有经历过。

光头青年正在与这紫衣人分身交战,此刻头皮发麻,却是魂飞魄散,内心不由得大骂王墨,身子却是立刻后退,试图逃走。

但那紫衣人此刻正怒火中烧,瞬间临近,以其归海道中期那压倒性的修为,一指之下,其身体外的五把赤红之剑,顿时带着惊人的呼啸,直奔光头青年而去!

“给我灭!”紫衣人大喝中,五把赤红之剑带着呼啸,就仿若是五个归海道初期仙者,再加上之前的一个,相当于是六个归海道初期仙者,力进攻光头青年,以光头青年的修为,如何能抵抗!

光头青年眼中露出绝望,内心涌现出一趿疯狂,正要自爆自己的仙魄,说什么也要拼命毁掉对方一个分身,就在这生死危机的刹那,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光头青年身后传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