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千笑(白木崖,扫龄十六年)、刀神沧遥(绝情岛,扫龄二十三年)、藏经阁扫地僧(少林寺,扫龄三十八年)三位随便一个把名堂亮出来江湖都要震一震的人物,最后气喘吁吁失魂落魄地在郊外一处山头汇合了……

“丢脸啊……我横扫绝情岛那么多年,第一次连随身扫帚都保不住……”刀神沧遥垂头丧气,略带埋怨对眉千笑道,“你给沈甘霸亮出了‘归无’就赶紧跑啊,留着等过年?”

“我倒是想跑,但你也看到,咱们不露真本事能跑吗!”丧二哥怼霉三弟,霉三弟也不打算让傻大哥好过,“我说扫地僧才有问题,你力以赴应该可以摆平沈甘霸的啊,你给点力咱们至于这么落魄么!对于我们来说,失去扫帚是多么失职的事情,好比一个御厨连紫菜蛋花汤都忘了放盐那般砸招牌!”

“阿弥陀佛……那就喝淡一些。”扫地僧终于能阿了,浑身舒畅。

现在讨论的是这个问题吗!

“虽然老僧力使然能打败没带刀的沈甘霸,但出家人慈悲为怀,无仇无怨为何要与沈施主为敌?扫帚也只是身外物,老僧扫了半辈子的地都没长唉短叹,你们勿骄勿躁。”

果然,这货能单挑沈甘霸啊!!

眉千笑和刀神沧遥忽然仰慕地看着扫地僧,对扫地僧的敬仰之情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不对,差点就被糊弄过去了。

他说的是不带刀的沈甘霸啊!不带刀的沈甘霸和不带钱的大师兄有什么区别?

“那带刀的沈甘霸呢?”眉千笑连忙问。

“老僧力使然,胜负应该五五开……”

雪花散落少女发间户外好欢乐图片

果然,这货真的能单挑沈甘霸啊!!

眉千笑和刀神沧遥再次投向仰慕的目光,对扫地僧的敬仰之情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带上你们俩也力使然的话。”扫地僧一口大喘气后才接着道。

啊tui!

仰慕之情来得快,去得也快……要不是扫地僧身份还是比较高,武功也比较高,他们俩都想比中指了。

按他这种句式,咱们这里哪个人带上另外俩不能和沈甘霸五五开啊!

日月神教教主!刀神沧遥!少林神僧扫地酱!三个绝世高手围殴沈甘霸能五五开,说出去还要脸不?

说他傻大哥他还真用铁憨憨给你看,你说气不气人!

三人当晚谁都不敢回去,就这么在野外互相吐槽了一晚上,为了方便对骂都忘了辈分,“其乐融融”……第二天大早才鬼鬼祟祟反回拱卫司。

他们的轻功自不用说,神不知鬼不觉潜回自己房间,当啥事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刀神沧遥和扫地僧在拱卫司的身份是两个刚入住的音乐老师,无人理会,当然简单隐瞒了过去。

眉千笑则不然,刚回房不久就被姜譲发现并喊了出去。说昨晚出了大事却找不到他人影,指挥使大人让他回来后马上滚去找她。

昨晚还能发生什么大事?眉千笑做贼心虚啊,回笼觉都不敢睡匆匆忙忙赶去找李梦瑶。

按他原本的想法,吕复金被他猖獗地打了一顿,面子上下不去,肯定不会声张,想查他更是无处下手,然后不了了知。

但是后面招惹到了沈甘霸,还在大马路上打了起来……这又不一样了。

他们这种大高手打架,就算再怎么遮掩声势,那也是很大声响和破坏力,附近邻居和零丁路人肯定都能看见。再加上沈甘霸的性子暴烈,岂会善罢甘休?

他不盯着点,万一他们三一起被人认出来,在拱卫司里头混不下去事小,在整个江湖中都没脸见人事大啊!

才刚跑到李梦瑶办公室门,就看到李梦瑶刚好安排完数支锦衣卫小队任务,他们一人拿了几张东西就带着许多力统迅速地出去了。路经打着呵欠探头探脑的眉千笑,每个人都没给好脸色。

和他们的干练利索比起来,懒懒散散眉千笑就好似一个异类,当然整天被别人瞧不起。

但偏偏这个被瞧不起的这个混子,从进来拱卫司开始数次立下大功,越来越身受他们的女神李梦瑶的重用,你说气人不气人?

“亲爱的老板,我来了,找我有啥事呢?”

眉千笑等人跑光才走入办公室。李大美人依旧美丽动人,大早上看到大美人哪个男人不心情愉悦。

李梦瑶端坐书桌后一双黛眉紧缩,正欲在一份卷宗上下笔,看到眉千笑进来二话不说手中毛笔就先给扔过去!

眉千笑很少见李梦瑶二话不说先扔东西的啊,平常看他不爽都是先露出一个比野狐还媚的笑容勾引他过去,然后再一通暴打!

这都沉不住气了,可见李大美人有多气啊!

“你他喵这是第几次了?关键的时候总是找不到人!你要管不住你第三条腿,我替你管!”

李大美人要替他管第三条腿,听起来很刺激是不是?

但她已经气得连砚台都抓起来了啊!

毛笔易闪,飞墨难避,这身锦衣袍才刚发没多久,大姐你这一扔哥又得回去穿春联!

“冷静!千万冷静!”眉千笑开始解腰带,“等我把衣服脱了!”

“我脱你妹!我说的是这样替你管第三条腿吗!”李梦瑶气得脸上抹上红霞,砚台被她更发飙地扔出去。

老子脱衣服也不是因为这个好吗!

眉千笑扭着屁股闪过,砚台因为李梦瑶过于生气扔太重手,反倒将内里的墨水带飞一滴都没撒出来。

眉千笑松了口气,总归是保住了这身衣服。

“怎么了老板,哥第三条腿哪惹到你了?你倒是先给我解释的机会啊!”眉千笑抹掉一头冷汗上前道。

“昨晚拱卫司、东辑事厂、影都府紧急出动,你又一晚上没回来,怎么每到关键时刻你总是擅离职守?”李梦瑶噌的一下就蹦了起来,少有地连拐杖砖头都不用,直接上来揪着眉千笑的耳朵。

那温润的小手拧着耳朵那是快乐并痛苦着啊……

“我昨天晚上不算执勤时间,在附近转转不至于不行吧!”眉千笑发出鸡鸣般的惨叫,虽然没痛到这个地步,但李梦瑶听着确实手上力气放小了一些。

“附近转转?我们整个拱卫司在城内抓贼顺便找你,这都找不着,你上哪的附近!”

“那是你们没找对地方……”眉千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

“我专门去了金凤楼!”

什么?现在连喝花酒的地方都不安了吗!

“那姓徐的说你绝对没来!”

呀,这盗圣真是不讲道义!李梦瑶都找到她那去了,能是小事吗!聪明点就该知道要帮哥兜着啊!

“但那个女人说你不在,你就一定在!”李梦瑶气鼓了脸蛋,竟十分可爱。

恩???

我他喵怎么一点都搞不明白你们女人的逻辑啊!!

不过正合我意,既然搞不懂,就祝你们恭喜发财吧。

“对,我昨晚确实在金凤楼里头喝得不省人事了……所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找我找得那么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