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话一出,现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有人吃惊,有人恼怒,也有人目光闪动,不过更多的人都盯着我看了。

因为我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会支撑不住,倒在地上的样子。

我低头看手中的玄金刀,刀锋之处,再次微亮了一分,也就是再次锋利了一分!

一时间,没有人敢上来了,纷纷都在观望!

毕竟我此刻虽说看样子要随时倒地了,可是保不准还有最后一击呢!

而高瘦男人盯着我,“的刀法的确是诡异,刀也诡异,不过体表气息薄弱,刚才两刀,应该是用了很多的元气吧?还能不能用第三刀?”

我看着他咳嗽,没说话,似乎不敢多说的样子,也没力气多说的样子。

高瘦男人大笑一声,对其他人教唆道,“大家都看到了,他刚才两刀出来,的确是石破天惊,可是他同样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他支撑不了多久了,恐怕下一个上的,就会直接杀了他!”

这话一出,众人一阵犹豫之后,也是大有人在的跃跃欲试起来。

不到一分钟,上来三个人!

这三个人两男一女,个个体表散发的都是不差的气息,这是要排队,依次的要接我一刀。

我看了他们一眼,咳嗽一声。

甜美春春秀美美纱衣

“来,看能够杀得了我们三个?这可是需要三刀,这个状态,还能够使出三刀出来吗?绝对不能了!”一个年轻人狰狞的说道,另外两个也是满脸冷笑了。

而其他人纷纷有一丝懊恼,觉得恐怕要被人捷足先登了!

“不用三刀,们三个,一刀足以!”我话音未落,体内的气就直接运行了起来。

我一闪的到了他们面前,手中的刀抬起,一瞬间,寒光闪烁,仿佛同时有七八把刀在乱刀挥舞一般。

骤然,寒光停下来,我手中刀已经落下了!

一切停止!

“……怎么可能?”

三个人同时瞪大眼睛,他们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赫然出现了七八道血痕。

“啊!”

三声惨叫,随即……

扑通!

扑通!

扑通!

三声过后,地上躺着三个抽搐的身体。

一瞬间,全场鸦雀无声,我感觉到了一瞬间,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我!

陈家第二刀,破邪刀!

当初陈三刀教我的时候,那使出来,可是让我大吃一惊的,陈家三刀,每一刀都十分玄奥,让人无法琢磨和抵挡!

快,准,痕!

这是陈家三刀的精髓!

而玄金刀,刀锋光亮更深,有种错觉一般的刺痛之感了,这刀的确是无物可比,毕竟玄铁,而且还是太上老君打造,实在是神兵利器!

一般法器在玄金刀面前,就是纸糊的一般,在这种锋利的情况下,我使出陈家三刀,那是有事半功倍之效的!

一刀杀三人,应该算是勉强对得起,亲手打造这把刀的太上老君了!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元气耗费严重吗?怎么可能一刀杀三个??”

“幻觉,不会是幻觉吧?”

“九道友,不是说他元气大伤,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死一般的通通盯着我,特别是高瘦男人,他目光闪动,隐隐还有灵光闪烁,好像在用什么秘术要看透我一般。

“用的到底是什么刀?”高瘦男人冷冷问道。

我咳嗽几声,并没有理会他,“还有谁要独占天机宗的?上来吧!”

众人一阵沉默,他们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我,居然没有一人敢上来了!

高瘦男人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便是呵斥一声,“怎么没人上了?这小子元气大伤,那种刀法绝对再用不出来了,趁他病,要他命!这个机会这么好,大家上啊!”

“哼,九道友,这机会还是来把握吧!”

“就是呢,我看这小子一刀还能够用,正好我们想看看九道友的惊人剑术,难道九道友这么小气,不打算让我们开开眼界吗?”

“等九道友杀了他,那我们一定会恭喜九道友独占天机宗的!”

众人纷纷看着高瘦男人了,他顿时嘴角抽搐,面红耳赤之下大怒了起来。

这又被激将法了?

我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剧烈咳嗽几下,“要不九道友来吧!我看我还是有缘,所以天机宗我还是不想给其他人,还是给好了,过来拿吧!”

“哼!”高瘦男人撇头盯了我一眼,冷笑一声,“也罢,我正好见识见识,到底用的是什么刀法!!”

他话音未落,便是朝我冲了过来,我低头看了手中的玄金刀一眼,嘴角便是露出一丝轻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