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死人躺在那里么?会是谁?”

杨间盯着那躺在床上的人形轮廓,他试图用鬼眼去窥视,结果却发现鬼眼的视线里,眼前的这床却根本不存在。

不可思议。

完全无法理解。

鬼眼的视线里居然没有这床,也没有床上的尸体,视线之中的眼前是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不存在。

杨间沉默了起来。

这里的情况复杂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

居然有灵异可以屏蔽鬼眼的视线。

这说明,鬼眼的视线完全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虽然当初他用鬼眼窥视鬼画的时候鬼眼会闭上,那是因为被压制的原因,还是能够看清鬼画的,但是这就完全不行了。

而无论哪个现象,都只能证明一点。

床上的东西恐怖级别非常高。

阴天午后足球场上的短发女生

或者说,这床本身就存在着问题。

又是这种红漆家具。

简直就和鬼橱,八音盒一模一样。

“要过去看看么?”杨间这一刻出现了迟疑。

他很好奇。

因为这是接近真相的一个机会,但同时也很不安。

并且心中的这股不安随着时间的过去在迅速的扩大,甚至已经有点影响自身的情绪了。

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杨间现在处于八音盒诅咒的情况之下,自身的情绪早就被压制到消失了,处于绝对理智的情况之下。

或许这种不安不是来自于自己。

而是来自于身体里的厉鬼。

鬼眼,鬼影?还是那发黑的鬼手?

床上的尸体难道连鬼都会感到不安?

杨间目光微动,脚步迟疑不定,他没有掀开那床幔,靠近那张古怪的木床,而是在思考,在判断,在继续观察情况。

“绝对是一只厉鬼,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陷入了沉睡之中,就犹如当初鬼棺之中的鬼差一样,只等意外出现,平衡打破的一瞬间,厉鬼将会从那床上离开,成为无比恐怖的存在。”

他本能和经验下了判断。

散发淡淡尸臭味的尸体,绝对不是一个活人,而是真正的厉鬼。

至于是什么级别的存在,那就不知道了。

杨间不想惊动那东西,也不敢乱来免得触发了杀人规律,然后被鬼追杀,而是小心翼翼的靠近之后打算观察一番后就离开。

至少确定床上尸体时不时那个柳青青。

没有鬼眼提供视线,仅仅只是靠肉眼观察的话很难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他隔着床幔看去,从床上的那尸体的体型和发型去判断,那应该不是柳青青,毕竟柳青青是一个高挑,性感的美女,而床上的尸体却像是一位枯瘦,老死的老人。

“尸体手中有东西。”

忽的。

杨间在贴近之后看见那尸体双手交叉放在红色的棉被外面,上面竟放着一封信件。

是一封黄色的信件。

那是鬼邮局送到301室的信件。

“信这么跑到了这东西的手中?”他心中惊疑起来。

之前他丢下信件被鬼追杀逃出了这里,按理说这房间没有人会去动那封信才对。

现在仔细一想。

的确有些细节忽略了。

刚才他进来的时候地上的那封信件以及装信件的盒子都一起不见了。

“是柳青青做的么?还是说床上的尸体在我离开的那段时间里苏醒了过来,并且来到了客厅取走了鬼邮局的信。”杨间目光变化不定。

他这个猜测可以去得到证实。

用鬼影覆盖地面,手握柴刀,触发媒介。

只要媒介触发成功,那么就能证明床上的尸体刚才的确是活动了。

如果没有办法触发媒介,那么挪动信件的就不是这具尸体,而是那个有些神秘的柳青青做的。

“试试看,这是最稳妥的查探方法了,趁着八音盒的诅咒还在如果不做点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就太浪费了,后面我要抵挡八音盒诅咒还不一定能够成功,不在这几天做完一些事情,我岂不是白白冒险了。”

杨间下定决心的时间很快。

立刻。

他就再次握起了手中的柴刀,然后脚下一个诡异漆黑的影子逐渐的向着附近扩散蔓延出去。

一团影子覆盖地面,将所有可能出现的媒介全部触发了,就犹如刚才一般。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以一个最糟糕的方式呈现在了杨间的面前。

他没有触发到柳青青的留下来的媒介。

那么就说明刚才的那段时间柳青青并没有进入这个房间,也并没有站在这房间的床前。

但是另外一个媒介触发了。

一个枯瘦,散发着浓浓尸臭味,犹如死去了十天一般的诡异老人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浑身的尸斑已经演变成了腐烂的黑板,眼眶深深的下陷,但却没有闭上,露出了一双死灰麻木的眼睛。

最让人感到发寒的是。

媒介之中的这具尸体竟在一步接着一步的从木床的方向走来。

杨间的猜测是正确的。

动了信件的不是柳青青,就是这房间里的厉鬼。

鬼并没有陷入永远的沉睡,而是偶尔会有苏醒的时刻。

“这尸体的模样很熟悉,是……301室的主人,那个老婆婆。”杨间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她死了?

那个半年前疑是出现在灵异公交车上的老人家死了。

而且死的时间并不长,应该就是半个月,或者是一个月左右。

他心中还猜测,这个老婆婆很有可能和敲门鬼生前一样,是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驭鬼者,和很多灵异事件有牵扯,甚至知道鬼邮局的存在。

然而一切似乎都没有了意义。

不管如何,人已经死了。

并且现在人很有可能正在处于厉鬼复苏的阶段。

一旦厉鬼复苏完成。

这将会是一件至少敲门鬼级别的灵异事件。

然而还不等杨间多想。

猛地。

他发现媒介之中的那死去的老人突然脚步停了下来,僵硬的脖子一转,突兀的看向了自己。

并且,媒介开始越发的清晰起来。

有种虚幻的景象变的真实起来。

杨间闻到了尸臭味越发浓郁了,同时周围的空气骤然间阴冷了下来,房间里发黄昏暗的灯光开始诡异的闪烁着。

察觉到了这些变化。

一个可怕的猜想在杨间的脑海里形成了。

“媒介中的鬼该不会要入侵到现实世界当中来吧。”

不。

这不是猜想。

而是一切的征兆都在证明着这件事情。

媒介之中那死去多时的老人正在开始影响周围的环境,开始侵蚀附近的一切。

哪怕真正的老人尸体就躺在附近的床上。

这种现象无法理解,但是却让杨间感觉到异常的恐怖。

仅仅只是触发媒介就把鬼带到现实中来,很难想象真的面对这厉鬼的时候又会何等的绝望。

“中断媒介。”

杨间急忙收回鬼影,立马中断柴刀的媒介,让眼前的景象消失。

然而下一刻。

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媒介之中死去多时的老人依旧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并没有因为杨间中断媒介就消失不见,身体给人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觉,诡异的浮现在原地。

“开什么玩笑?”

杨间吓的连忙后退了好几步。

媒介之中的鬼竟没有消失,反而保持了原样,真的成功入侵到了现实之中来。

不。

应该没有完全入侵到现实中,而是入侵了一半。

鬼身体并不真实,还是处于虚幻和实体之间,并且呈现一种无法理解的黑白色,和有色彩的现实世界格格不入。

然而越是如此,就越显得渗人。

“鬼没有动静了。”

杨间额头上一丝冷汗不自觉的流下来,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漂浮在半空之中,呈现虚幻黑白颜色的诡异老人。

“这里不能待了,我无法想象继续触发媒介的话,会不会有第二个老人再次从媒介之中入侵到现实中来,而且床上的尸体也有再次苏醒的可能,必须离开了,这次确认301室的主人已经死就足够了。”

“而且这封信也许就是为了打破房间平衡而存在的,否则的话我触发的媒介为什么只显示刚才尸体起床去拿信的样子,而不是更早之前?”

“这就是鬼邮局的目的么?唤醒一只无比恐怖的厉鬼?”

他带着这种想法,一步步的缓缓后退,离开这房间。

床上的尸体没有动静,站在木床附近那呈现虚幻的恐怖老人也没有动静。

似乎杨间并没有触发杀人规律,侥幸逃过一劫。

亦或者,信才刚刚送出去,所以这里的平衡还没有彻底的失去,还在维持着某种脆弱的平衡。

总之。

301室太过可怕,不该逗留。

杨间有惊无险的退出了房间,并且关上了房门,然后沿着原路返回。

但是还未等他彻底离开的时候,楼外,一声恐惧,凄厉的惨叫声却又突然的回荡起来了。

那声音是……李易。

“外面也出意外了?”

杨间神色一变,立刻退出房间,然后将这301室的门给关上,但随着他刚刚转身离开没有走几步。

“砰!”

301室的门再次发出一声巨响打开了。

没有征兆,也没有人为,仿佛被什么东西影响了。

“门,关不上了?”

杨间见此头皮一阵发麻。

这门关不上的话就意味着301室的一些东西就可以随意的进出了。

那具躺在木床上死去多时的老人尸体会不会也在某天游荡出来呢?

他转身回去再次将门关上。

结果同样的现象发生了。

只要他手一松,不堵住房门,房门很快就砰地一声自行打开了。

杨间甚至有点天真的用东西堵住房门,但是没有用。

只是略微阻挡了一下,随着时间的过去,打开房门的力量太过巨大,直接将堵着房门的东西给推开了。

显然,这种普通的手段是阻止不了301室房门自行打开的。

除非将李阳留在这里,用堵门鬼的能力。

可这是不现实的。

李阳留在这里就是等死,杨间不会做这种蠢事。

“果然,不该送出这封信的。”

他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

但是很快这个想法却又驱散了。

其实他送不送出这封信意义都不大,因为他不送,三楼的其他信使也会接到这个送信任务,而且301室的主人已经死了,失控也是迟早的事情,猛鬼区事件就可以证明这点。

猛鬼区的鬼其实就是从301室失控跑出来的。

如果301室的原主人还在的话,根本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邮局的信或许只是加快了某个过程。

也有可能,信只是一种警告,告诉外面的人301室的真实情况,早点发现,早点预防。

各种可能都有。

所以杨间并不觉得是自己做错了。

更何况,他已经成功处理了鬼影头,肢解了猛鬼区的那人偶娃娃,关押了李乐平失控的找人鬼。

几乎已经将大川市的灵异事件清空了。

但是剩下的潜在隐患,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理会了。

正如大海市的福寿园事件一样,只有交给当地的负责人去管了。

目光动了动。

杨间毫不犹豫的使用了鬼眼,再次鬼域覆盖,直接离开了这栋大楼,赶往刚才发生惨叫的地方。

“发生什么事情了?”

居民楼外的一块空地上。

杨小花捂着嘴巴,脸色苍白,受到了莫名的惊吓,她指了指不远处。

那是李易。

此刻的李易满脸死灰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一个木偶一样彻底没有了动静。

杨间鬼眼窥视过去。

脸色微变。

李易死了。

尸体虽然保持完好,但是身体里面已经被什么东西彻底的掏空了。

没有内脏,没有骨肉,只剩下一层新鲜的皮肤,保持着一个活人的躯壳。

“一只鬼开始杀人了,和李乐平没有关系,应该是那个柳青青,刚才我看到柳青青的身影出现在这栋楼的第五层楼,她在往这边看去,然后李易就发出了惨叫。”李阳走了过来,他说着刚才的情况。

虽然事发突然,但是身为驭鬼者的他还是观察到了一些情况。

“柳青青?”杨间略微抬头看了看,他的鬼域没有办法入侵301室所在的那栋楼。

“或许不是她,或许是301室走出的另外一只鬼,杨小花,们刚才不是点燃信纸准备离开了么?怎么拖延了这么久还没有离开。”

杨小花不安道:“不,不清楚,那条通往邮局的路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以前从未有过,李易刚才和我讨论了这个情况,他猜测……”

“他猜测什么?”

“他猜测那封信并没有成功的送到301室。”

杨间脸色一沉道;“这不可能,我已经去301室两次了……就是刚才信都还在301室放着,而且我一个人说了也不算,送信的时候和李易,柳青青都在场。”

然而还未说完他却突然一顿,然后看向了李阳。

李阳也明白了杨间的意思,转而看向了对面一栋不起眼的居民楼:“难道那才是7栋?这是九栋?”

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他们去的地方就是七栋的301室。

“我们送错地方了?”杨小花身体一晃,差点绝望的栽倒了。

因为信件丢失了。

这栋楼房内又闹鬼。

一来二去,简直就是彻底扼杀了他们幸存下来的希望。

“那为什么不去把信取回来,再送一次呢?”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诡异的笑意。

这声音很熟悉。

是李易?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易正面带笑容的站在不远处,转过身来看向众人。

那张嘴说话的时候,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的器官,血肉,只是一层皮。

杨小花吓的浑身一颤。

李阳皱起了眉头。

倒是杨间冷着脸,大步走了过去:“被灵异力量操控了么?李易,可真是倒霉,这样一来也怪不了我了。”

李易没有跑,没有躲,依旧站在原地面带笑容的看着杨间。

下一刻。

杨间伸手一抓,直接掐住了李易的脖子。

立刻,李易浑身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瞬间就瘫软了起来,最后只剩下一层厚厚的皮肉被拎在手中。

鬼手压制了灵异力量,死去的李易连成为鬼奴的资格都被剥夺了。

“李乐平,出来,我有话和说。”

随后,杨间突然喊了一声。

下一刻。

他的眼前一个神情麻木,气息阴冷的男子陡然出现了。

这是被他用鬼域强行带了过来。

李乐平还处于那种容易失控的状态,他神情诡异的看着杨间,一言不发。

“猛鬼区的厉鬼,还有鬼影头,以及自身的鬼我都给处理了,但是301室的鬼疑是已经失控了,这事情牵扯到了另外一个灵异地点鬼邮局,我要在我走后接下来的时间里处理好这里。”

杨间看着他道。

“我凭什么听的?”李乐平生硬的开口道。

杨间说道:“关押的找人鬼我会留在大川市,恢复之后可以去取。”

“会这么好心?”李乐平继续道。

“好心?太小看我杨间了,我感觉到灵异事件已经开始彻底失控了,身为队长级人物别说一点察觉都没有,这大川市的猛鬼区301室事件,大海市的福寿园事件,以及我大昌市的饿死鬼事件,还有总部的鬼画事件……大汉市的鬼邮局事件,再不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处理了,很多城市都将遭受灭顶之灾。”

“我不想见到那一幕,毕竟我也要生活,所以我愿意退一步,帮一把,但是别让我失望,否则我第一个宰了,大川市弄到这地步,负主要责任。”

“成交。”

李乐平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多犹豫就答应了。

他明白杨间的想法。

从大局考虑,谁都希望城市平安稳定。

但考虑大局的人都得牺牲一点个人的利益。

杨间愿意让步,李乐平没有理由不接受这番好意。

“既然如此那也别呆在明月小区了,我怕活不到成为异类的那一刻,给我离远一点。”杨间鬼眼一闪,一道红光覆盖李乐平。

他直接消失了。

消失在了明月小区,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大川市的郊外一栋无人居住的别墅里。

随后。

杨间又走向了地上的一口箱子附近。

他伸脚一踩,箱子立刻裂开。

随后他伸手往里面摸了摸。

一根锈迹斑斑的棺材钉出现在了手中。

他取走了棺材钉。

与此同时。

一道诡异的黑影逐渐的沿着地面入侵到了他的脚下。

身后的无头鬼影,逐渐的长出了一颗脑袋的轮廓。

无头鬼影这一刻成为了完整的鬼影。

厉鬼拼图被杨间主动的补全了。

鬼影的恐怖程度开始以一个惊人的方式上升着。

以杨间为中心,附近的地面逐渐被一层阴影覆盖,而且这个阴影的面积在不断的扩大,扩大……

同时。

那刚才因为使用了柴刀而遭受了肢解的鬼影也在这一刻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挡得住鬼影的意识入侵么?”

杨间目光微动,等待着下一步的出现。

他要拥有正面抗衡厉鬼的能力,靠原本的三只鬼是不行的,哪怕是开启了八音盒的诅咒都还差点。

唯一的办法就是驾驭第四只鬼。

而第四只鬼最好的选择就是补全无头鬼影,让其变成完整的鬼影。

只有这样杨间才能承受使用柴刀的代价。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利用完整的鬼影和八音盒的诅咒,进一步的压制鬼眼,让鬼眼开启到第七层。

否则。

他绝对不敢去301室房间取走那封信件。

但这一切虽然都计划好了,可有一点杨间没把握。

那就是完整的鬼影可以入侵活人的意识,八音盒的诅咒是保护活人的意识。

两者对冲。

如果八音盒的诅咒被压制,杨间在取得完整鬼影的那一刻就会死去,自身沦为鬼影的身躯,成为一只无解级别的恐怖厉鬼。

反之。

如果杨间的意识还在。

那么他这一刻的实力将会突飞猛进,超越之前。

这是一场赌博。

并且这也只是刚刚开始,如果第一场没有赌赢的话,杨间接下来也不用去考虑处理诅咒的事情了。

不过就在杨间做准备的时候。

那栋居民楼内亮起的灯光却又开始一层层的熄灭下去。

五楼,一楼,四楼,二楼…….最后只剩下三楼的灯光了。

但是三楼的灯光并没有维持多久。

很快。

三楼的灯光也在闪烁几下熄灭了。

发黄,昏暗的灯光一熄灭。

周围的大楼立刻就刮起了一阵阵的阴冷的风,一股檀香味伴随着尸臭味飘荡了出来。

失控了。

那301室开始进入失控状态了。

杨间脸色如常,他没有撤退,只是站在原地看着这栋居民楼的变化,同时开口道:“李阳,打电话给童倩,让他带着熊文文离开,不需要留在这里了,这里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让他们先离开。”

“好。”李阳没有问为什么,立刻拨通电话。

这里是杨间的鬼域,不是鬼烟覆盖的地方,所以正常通讯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呢?”

很快李阳放下了电话,询问道。

“看情况,抢得回来信就抢,抢不回来我带们跑。”杨间说道:“们去那边那栋楼等着,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说完,他指了指对面那栋楼。

到底那是不是第七栋楼,杨间并不知道,但如果这都不算送信成功的话,那么他多半是真的送错信了。

把信稀里糊涂的送到了一只厉鬼的手中。

如今还得想办法取回来。

“开始了。”

杨间此刻微微低下了头。

他感觉到了脚下的鬼影正在反向入侵自己的身体。

鬼影正在复苏。

不,不是复苏,而是在失控,在被另外一个阴冷的意识操控着,脱离了杨间的控制。

那是鬼影的头在主导这一切。

如今,杨间的身体对鬼影有着巨大的诱惑,所以鬼影正在试图控制他。

换做是正常状态他毫无反抗之下就会被鬼影入侵。

但是现在有八音盒,谁胜谁负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