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双眼睛让我又看到了陌生感,还没等我说话,她这么一说,骤然的消失不见。

下一刻,一名武者身后果果就一闪而出了,她伸出利爪对着这名武者心窝掏去,这名武者嘴角抽搐,瞬间反应过来,身子一闪的躲开了。

但果果早已经预料了,她再次消失不见,下一个瞬间,惨叫便传了出来,我看到果果手指插进这名武者心窝,便是掏出一颗跳动的心脏出来。

见此一幕,我心中叹了口气,我知道果果是为了救我才会变得无法控制,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体内气调动到手掌,对着已经靠近我的武者一拳轰过去。

我这一拳触不及防,他即使用拳头抵挡了,也就闷哼了一声后退了七八步,我一拳朝另外一个人砸过去。

被围攻了,那谁靠我最近,那我用力打谁。

这些都是清一色的六级武者,单独的对上了,以我现在的实力,那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我连续击退了三四个之后,其余的武者部一窝蜂的朝我轰了过来。

他们拳头砸过来,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我被砸中的几拳,但我只盯着几个人用尽力气的出拳,砸死一个算一个!

然而就在这时候,我妈的声音突然传入我耳中,让我小心。

我几乎想都不想的撇头一看,发现那八级武者马家人亲自朝我出手了,他速度很快的朝我轰过来。

我将体内所有气调动到手掌,一拳也是对轰而出。

砰!

夏日白皙女孩随风起舞

我感觉身体一震,便是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来,勉强站住身体,紧咬牙关的将到了喉咙的鲜血压了下去。

“哼!不堪一击!”

马家人说完这话,便是再次朝我走过来,不得不说他的实力让我现在无可奈何,但让我松一口气的是,他与唐曼之间还是有差距的,不然如果说唐曼一拳打过来,我绝对压制不住的要喷血的。

我手抓着手机,便是传出了尹芳的声音,我盯着马家人,然后将手机放在了耳边,“没事吧你?”

我摇头说没事,接着尹芳道,“水路找到了,赶快先离开再说,水路在地下,三龙聚首的中间位置,有地下水,以水养“龙”,让你妈直接一爪抓下去,绝对出水,然后你们两个先直接钻进去就行。”

我点头说谢谢了,尹芳苦笑一声道,“你可别死在外面了,我还要找你帮忙的。”

“不会的,那就这样了。”

挂断电话,我将手机收了起来,然而马家人一拳再次轰了过来,似乎想要在我妈面前一拳一拳的虐杀我致死。

砰!

再次接了他一拳,我同样的的倒飞了出去,虽说我带着面具,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喷了一口血出来,我站直了身体,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这么多年没有活动了,不说你让我尽兴,但我倒要看看你能抵挡我几拳,。”他说着缓步朝我走过来。

砰!

我体内突然传出一声闷响,一股更为精纯的气在我丹田里面散发出来,瞬间,我感觉体内的剧痛缓解了几分,而且看着朝我走过来的马家人,他五官上的气缓缓淡薄了几分,我一愣,居然被打之后突破了?

我现在已经是五级算命师了?

我看着他,虽说他脸上的气还是很厚,让我看不透,但是突然进阶五级算命师的境界了,让我暂时不想去打扰张道陵了,毕竟我这辈子最终还是要靠我自己。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现在体内的气无限期的接近七级算命师的境界了,天展说过,算命师进入到了七级之后,真正属于算命师的恐怖之处才会骤然显示出来,而我能显示出几分来呢?

他一拳再次轰过来,我将体内的气狂涌而出,一拳对轰出来,砰,一声闷响,我这次没被打飞,然而我感觉手臂麻木之后,我咬牙挥动另外一个拳头朝他砸过去。

他轻咦了一声,“居然被你接下来了,不过还是死吧!”

他随即冷笑了一声,同样用拳头抵挡,他一拳砸出来,砰的一声,我顺势朝我妈滑去。

我妈发现我与马家人激斗之后,已经摆脱了那只精怪的纠缠,她朝我闪动过来,我对我妈看了一眼,然后朝一个地方看去。

她一愣,下意识的朝我看的地方而去,我对她做了一个抓的动作,我妈点头,她手指冒出了利爪,直接对着我看得地方抓去。

我妈抓的地方是一块草坪,这正是三龙聚首局的中心,而水路就在下面。

马家人见此面色大变,“快,拦住她!”

这些武者疯狂的朝我们两个冲过来,那只精怪通体黑光一闪的冒出毛茸茸的利爪再次朝这边抓过来。

砰!

我妈这一抓用了力,这块草坪被我妈这爪直接掏空,出现一个深坑,一股水从里面好像爆管了一样喷了出来,首先混浊无比,但立马清澈无比起来,果然有水路。

我心中一喜,急忙大叫了果果的名字,果果没理我,我再叫了一遍,她回头看了我一眼。

她手里面还抓着一个心脏,眼睛通红,充满了陌生,我盯着她再叫了一遍,她才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了我身边,手中的心脏还紧紧抓着,我抓着她的手,她眼睛里面的猩红才缓缓消失。

我妈拉着我跳了下去,但这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道目光盯着我,我下意识看了过去,发现是马福在看着我。

扑通一声,我感觉浑身清凉,真的好像跳入了井水里面一样,透心凉,入水的瞬间就听到了马家人暴怒的声音,我妈拉着我快速的朝远处游去。

这就是一条地下河,但很小,不过足够我跟我妈在里面游了,也不知道游了多久,感觉视线突然开阔了,好像到了一个湖泊底下,我跟我妈才往上面游。

上了岸之后,我妈体表白烟冒出,身上的水瞬间干透了,她同时对我手一摆,我感觉一股热风吹来,我湿透的衣服也很快干了。

现在即使他们也通过水路过来,也没有什么再被围困的可能了,我跟我妈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我手还抓着果果的手,她眼睛里面的猩红已经消失了,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心脏,脸上露出了惊吓的神色,急忙将心脏给甩了出去。

我妈目光闪动的看着果果,什么话也没有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突然让果果恢复神志,她自己被自己吓到了,她脸色变化以后,居然是一抹哀伤。

我只能安慰她几句,让她先回来,果果嗯了一声,化为轻烟的回到了我口袋里面。

我妈问我现在怎么办,我沉吟了一下,说,先去停车的地方把车开回来再说,我妈点头。

这里离停车的地方有点远,我们只能走到马路边,拦一辆车去停车的附近。

几乎到了凌晨三四点了,我们两个才坐进车里面,我妈一脚油门的朝刘家而去。

我问我妈刚才激发潜力怎么样,她说修养一下就行了,这让我放心下来了。

我还以为今天会无功而返,没想到居然得到了龙角,这很大城度还是要靠尹芳帮我,看来我又欠她一个人情了。

眼下只有那雷珠了,不过……

我沉吟了一下道,“刚才那马福应该已经认出我们了,如果我猜测得不错,他明天会带着雷珠在刘老爷的寿宴上找我们。”

我妈听得露出一丝古怪,“他这是想在刘家闹事?”

我摇头,“算是,也不算是。”

我妈一愣,随即问,“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