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黑夜紧随其后,身后的身影如鹰隼一样快速掠到书房外,橘色的灯光打在窗上,落下斑驳的树痕。

   听过半响,黑夜都没听见里面半点动静,刚准备再靠近几分,就听见书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黑夜快速消失在窗下,那人小心翼翼的出来,立刻消失在夜幕中。

   看来,这右相书房里有秘密,想准备进去查看,就看到右相林向天从里面走出来,看起来脚步轻浮,一副非常兴奋的样子,那模样就像一个醉鬼,刚遇到上好的美酒。

   刚刚那个人离开的时候也是隐隐透着股兴奋,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让人迷醉的东西?

   黑夜刚准备动身进去察看,林向天沙哑的嗓音响起,“们几个要好生守着,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进去,否则们知道后果。”

   “是。”整齐的声音,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声音浑厚,可见几人内力非凡,黑夜眼眸深邃,又看了灯火中的书房一眼,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黑夜的身影并没有向着将军府的方向掠去,反而往城门的方向离开,黑色的身影与这天幕融为一体,在这漆黑的夜里如大鹏展翅般掠过城门。

   一路狂奔,很快在城外的骊山下停下来,夜色中的骊山像是一个高耸的侍卫,一直守护在城外,山上的梨花落满山,像铺上一层软绵的白色纱。

   黑夜看了一眼眼前的山峰,骊山位于群山之中,不似别的名山巍峨高耸入云,偏像蛇形一般盘旋于山涧,山头似蛇头,抬头向天,山壁之上挂着几颗榕树,像极了蛇口吐出来的舌信子,而整个骊山的蛇身全都隐藏在这薄薄的迷雾之中,让人看不清真切。

   他的脚在山涧左右来回走动,可他的身影却如喝醉酒一样,来回晃动,几个起落,人就消失在原地,沿着骊山蜿蜒曲折的小径直落在一块大青石面前。

   夜色下的红韩系美女唯美街拍

   青色的大石如一个阴曹地府里的判官,令人望而生畏。

   黑夜小心的向四周察看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这才放心的将自己宽阔的掌心放在旁边一棵不起眼的杂草上。

   杂草被拔高一节,只见黑夜眼前的青石缓缓向右边推开,露出一个三尺大的洞口,黑夜很快闪进去。

   人刚走进去,石门重新关闭,看起来没半点移动过的痕迹。

   走进去,别有洞天,洞内怪石嶙峋,真是‘山峻高而蔽日,下幽晦而多雨。’

   各种各样的怪石像有规律一般自然的排列着,如果懂阵法的人自然不难看出,这里的石头并不是胡乱的排列,而是循着阵法形成,而阵眼,正是刚刚那最不起眼的杂草。

   小路曲曲折折,更加阴森可怖,恰似地狱。

   “谁?”冰冷的话从洞内传出来,连周围的空气都变的稀薄,尖刀出鞘的声音在空旷的山洞内尤为刺耳。

   “月,是我,我回来了,主子人呢?”看了来人一眼,等确定了黑夜的身份,眼前好像还有一层隐形的门,黑夜直直跳进去。

   眼前的视线一下变的开阔起来,黄金色的琉璃瓦在夜明珠光芒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大殿的四周布满黑色的绸幔,树木盘根错节的树根,错综复杂,看起来张牙舞爪的,让整个大殿更显雄伟与壮阔。

   正红色朱漆金丝楠木的匾额上,用金色的朱砂龙飞凤舞的写写着‘暗阁’两个字。

   大殿正中,金漆金色的金龙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

   男子脸上带着一个金色的半边面具,面具上绽放着一朵血色的曼陀罗花,妖艳而邪魅。

   露在外面的五官精致立挺,如刀刻般俊美。

   身色伟岸,肤色略显古铜,幽深的眼眸深邃而幽冷,看在人身上,如坠冰窟。

   单单坐在宝座上,就有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主子,我回来了?”黑夜躬身,对着上面的人行礼,语气谦卑而恭敬。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声音如大提琴般清冷,声线中没半点起伏。

   “回主子,事情果然如主子之前料想的一般,从景福宫出来的人果真来到林向天府上,不过……”

   黑夜感受到来自主子身上发出的冰冷,黑夜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如竹筒倒豆子般将他看到的事全都说出来。

   上首的男子沉吟一刻钟,大殿里的人全都屏住呼吸,不敢有丝毫马虎,沉默是最吓人的,黑夜感觉自己脊背上都快冒出冷汗了。

   “说林向天府上的书房里有秘密?”陌染没想到今晚居然还有意外收获,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让他身边的三人全都打个寒颤。

   主子这笑真是太恐怖了,也就只有夫人才能扛的住主子的笑,吓的他们心肝乱颤。

   心中叫苦不跌,纷纷求他收起这笑。

   “回主子,我当时看到那人从林向

   天书房出来,身上似乎还环绕着一种燃烧过的味道,那种味道非比寻常,能引出别人体内的兴奋感,而且还略带致幻的效果,很特别,并且林向天好像对书房内的东西特别关心,临走前都会吩咐几个高手在旁看守。”

   男子修长的指尖在金色的龙椅上敲打,发出哒哒声,三人相互看一眼,根本猜不透主子心中的想法。

   他们三人可是从小就陪在主子身边的人,主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老将军上战场,而且现在的皇上重文轻武,看主子更是如鲠在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老夫人现在又回到衡山,依旧沉浸在老将军战死的噩耗里,根本就没管过主子的死活,所以他们四人是真正最懂主子的人。

   自从十三岁,主子孤身一人消失了三天三夜,等他回到营帐后,足足五天四夜不吃不喝,身边同样跟着一个同他年龄相仿的黑影,那几天差点要了两人半条命。

   等主子醒来后从,主子就对所有女人避之不及,就连老夫人都不假辞色。

   本就跟主子不算亲厚的老夫人,直接带着府里的家眷回了运城,每日吃斋念佛,再不管主子的事,只是每年都会带着自家的侄女,回到大将军府。

   只是近两年,老夫人开始着急主子的婚事,隐隐有将自家侄女嫁给大将军的意思,而且现在一听说大将军打胜仗回来了,他们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大将军从来都会对他的表妹不假辞色,而且整个盛京的人都知道大将军向来对女子避之不及,却还是如飞蛾扑火般一往从前,有时候黑夜真是佩服她的勇气,现在已经十七岁了,这都快成老姑娘了,却还是眼巴巴的盼着主子能接纳她。

   就在黑夜还在神游的时候,就听见对面的男子冷如冰霜的声音像是敲击在山间的溪水,清冷孤傲,让黑夜打个寒颤。

   “影,吩咐几个人日夜守在林府,我倒要看看那老东西府里到底藏了什么东西。”无声无息的男子从暗处走出来,看着他那面无表情如行尸走肉般的人影,三人集体身上起一层鸡皮疙瘩。

   黑影,整个炼狱的掌权者,专门负责帮陌染训练手下,整个暗门的人没有不惧怕黑影的人,确切的说更惧怕他那层出不穷折磨人的手段,只要从炼狱里爬出来的人,不死也得脱好几层皮。

   没人知道黑影的来历,只知道他跟在主子身边就是为了报恩,而且他也是主子消失那几天里,唯一跟在主子身边回来的人。

   “早朝的时间快到了,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看看北辰睿到底会给我一个怎样的交代!走。”说着身后的椅子上站起来,高大威猛的身躯如挺拔的松柏,有种让人莫名的信服感。

   几个起落,四人的身影已经到达骊山下,男子脸上的面具瞬间滑落,露出一张人神共愤的面容。

   深黑色瞳仁透着一股幽寒,眼中熠熠的寒光,给人更加增添了几分冷漠跟疏离。

   高挺的鼻,轮廓分明的唇,无不散发着他身体里的魅惑。

   如果玉瑶在这里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对这个男人真是太熟悉了,熟悉的就像她自己的左右手。

   陌染,北辰国的大将军王,也是暗阁的首领。

   暗阁,整个北辰国只有极少的人知道它的存在,可暗门里的人却事最独特的存在。

   北辰国历来都是有两个帝王,一个明帝,一个暗帝,当年,北辰国祖辈的皇位是从当时的皇帝手中抢来的。

   名不正言不顺,朝中暗地里还有先朝的余孽,所以北辰睿的祖先北辰悟就让当时他一母同胞的弟弟北辰宇躲回暗处对不服的人进行斩杀,等所有的余孽都消除后,北辰悟感念自己弟弟北辰宇的付出,提出兄弟两人共同执掌天下的要求,无奈北辰宇志不在此,直接躲在暗处成立暗阁,此后,北辰国一直都在有两个帝王,明帝与暗帝两人共同守护着北辰国。

   而传到现在,暗帝就被陌染给接手了,在他手里,暗阁的势力隐隐有超越北辰睿手中的权利,这样的事他怎么肯,对陌染心怀敌意,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

   陌染身上的战功更受到百姓的爱戴,在民间的声望心中超越北辰睿,再加上他的陌家军,对陌染的痛恨北辰睿更是与日俱增,恨不得啖其肉、食其骨,除之而后快。